您的位置:首页  »  【裸形处决访问录】



  编者的话:兄弟们,请大家看一看女人们是怎样看待自己被残酷处死的!
  暗之子的日志 -网易博客

  暗之阁一个鲜活的生命在血雾中瞬间消失,有种残忍的美感。

  [2007/06/03]处斩秋瑾

  (水田圭介)

  《竞雄女侠传》节选:

  在浙江省绍兴市的轩亭口,竖立着一座高10米的混凝土秋瑾烈士纪念碑。1907
年7 月15日凌晨,女革命家秋瑾就在建这个碑的地方,于众人的环视下被处以斩首刑。

  凌晨三点时,秋瑾从山阴县的监狱里被带出,同时县衙门宣告对她执行死刑。秋瑾坦然地向知县李钟岳提出三项要求:写遗书向亲人告别、斩首前不能脱她的衣服、不能悬挂她的头颅示众。知县除了不准其写遗书外,其余两项都答应了。
  在前日,秋瑾就在李钟岳前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的绝句。后来不管刑讯人动用各种大刑,秋瑾一直闭目咬牙,除了大呼“革命党人都是不怕死的,要杀就杀”外,再也没有说过半句话。

  第二天早上,官方决定将秋瑾处以斩首,并强行让因拷打而虚弱的秋瑾在伪造的招供状上按上手印,便当是完成了死刑的判决。

  判决令下达后,秋瑾的腿被上了脚镣,双手被反绑着押送去刑场。秋瑾虽然已极度疲劳,但对几个准备要架着她走的士兵大喝道:“我自己能走!不用你们来!”

  从黑暗的道路一直走到明亮的轩亭口刑场,秋瑾拖着沉重的铁镣,一直昂首阔步在押送队伍的最前面。

  [2007/05/29]裸形处决访问录III

  这篇访问录是一位叫Raymund 的朋友给我的,他对我的那篇访问录相当感兴
趣,并依样画葫芦地访问了他的一位女性朋友。她的回答也挺有意思,我把访问录稍作整理后贴出,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Raymund 兄的提供。

  Raymund :作为女性,你是怎样看古代的“裸形处决”的呢?
  Sophie:这要看看情况。自己亦联想过如果受刑人是自己,我会有怎样的看
法。例如:观看的人中是否有自己中意的对象?不一定是帅哥,只要觉得愿意在死前和那人透过“看”和“被看”有一份交流就成,即使对方是女性也可以。如果都只是粗鄙不堪的,应该不愿意吧。

  Raymund :讨不讨厌被裸杀?

  Sophie:嗯,很复杂,会觉得羞耻,却不太讨厌。如果有心仪的,感到给他
看到我死,而且是裸着的,会兴奋的 .

  Raymund :你希不希望自己光着身子受刑。

  Sophie:很难说,假如会被人欣赏,就不会讨厌。即是说,身段是诱惑的,
容貌也是。假如看的人不惋惜的话,我会觉得很委屈的。

  Raymund :假如你身处现场看到女犯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斩首的话,一下子就过去了,不会太难受,只觉得她死得很香艳、
刚烈。会不自觉的联想是自己受刑。

  凌迟就不同了,那是很痛苦的,是十分残酷的行刑方式。我不能忍受痛苦,亦不希望任何人痛苦。想象一下还可以,如果来真的,可能只看到脱她衣服及割第一、二刀就不再看了,一直到她咽了气才回到刑场凭吊一下。会觉得她很可怜的,联想亦只限于先前的一、二刀及断气后。

  Raymund :假如你是准备受刑的女犯,你对于围观的男性有什么看法呢?

  Sophie:很不自在,却又不想任何人错过观看。

  Raymund :如果你是秋瑾的话,你会不会提出和衣受刑呢?

  Sophie:不会。当然,她那时长得怎样我不大清楚。如果是年纪大了不好看,
就不脱较好。这就如在A 片中当女角一样,水平太差的是自取其辱嘛。

  如果现在受刑,我想绝不会要求和衣受戮。反而如果监斩官“格外开恩”的话,我会要求依律行刑,即是先剥去我的衣服。

  Raymund :那你觉得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着斩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
在刀落下之前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受辱亦是一种兴奋,尤其是听到看的人赞美的话。刀未下前会担心
死得不好看,又或会否失禁。斩决后被枭首示众时,是否会很难看,例如太多血污。

  刀落下时会在心内哀号,同时暗暗叫好。

  当然,亦会有幻想能死里逃生,可是假如这不大可能的话,就应该到刑场时断念,勇敢受死。

  Raymund :知道斩首后自己将被曝尸,头颅也会被悬挂起来示众,你会怎样
想呢?

  Sophie:很亢奋的。赤裸的身体任人看、侮辱,甚至被野狗或乌鸦什么的吃
掉。人头就一定要美丽,最讨厌变成骷髅。示众一、两天是可以接受的,有一种凄美吧。

  Raymund :过去某些地方还有吃人血馒头和人肉的恶习,如果你知道你的鲜
血会用来做“人血馒头”,尸体上的肉还会被人割下来吃,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那是迷信,可是他们喜欢就由他们了。

  Raymund :假如在狱中遭到强奸呢?

  Sophie:嗯,这应有心理准备。被一群粗野的男人轮奸时会觉得很羞耻,可
是不会反抗。

  Raymund :古代的裸杖你喜不喜欢?

  Sophie:不喜欢。

  Raymund :行斩首刑时,当头被砍掉后 全身的血都会从脖子里喷出,你不觉
得怕吗?

  Sophie:这没什么可怕的,反而觉得很凄艳。

  Raymund :假如你和你的姐妹们一起被处斩,当你看到她们一个一个地被斩
首,很快就要轮到自己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会害怕,也会兴奋,会有拥抱姐妹的冲动。

  Raymund :假如你在刑场中候斩时,看到周围还有些小孩在看,你会想些什
么呢?你会不会觉得在小孩面前光着身子有点不自在?

  Sophie:会不自在的。唯一例外的是自己的弟妹吧,让弟妹看到我被斩,我
会兴奋的。

  Raymund :如果“待候”你的是一位刚出道十六七岁的刽子手,你会不会觉
得不自在呢?

  Sophie:不会啊,会很开心的。觉得死在他手里也值了。我想,我是爱美的。
被少年斩了,是一种纯真的美。当然,被一秃了头、奇丑无比的刽子手斩了,亦是另一种美,只不要蠢物。

  Raymund :假如送你上路的真是这种“蠢物”呢?

  Sophie:如果这样,也只好认命了。

  Raymund :假如你正被押往行刑地点时,看见正在等候的是一位十六七的年
轻刽子手,你会不会想对他说点什么呢?

  Sophie:说声“谢谢你”。会对他嫣然一笑。

  Raymund :不过想到行刑后他会把你的头当战利品般高举着向围观者展示时,
会感到别扭吧?

  Sophie:不,不这样。只想是:我被他斩了!我是属于他的,很开心。
  Raymund :如果在刑场上有朋友或亲人为你“送行”,你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Sophie:不必为我送行。可是兄弟姐妹的话,是可以的。母亲也可以,父亲
就有点难情。

  Raymund :那么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Sophie:叮嘱他们要孝顺父母。

  Raymund :那么朋友呢?

  Sophie:说谢谢就成了。

  Raymund :“最后的早餐”吃得下吗?

  Sophie:吃小量吧,多吃了到刑场时肚里涨涨的不好,而且可能会失禁。
  Raymund :游街的过程中,众人对着你的裸体指指点点的会觉得难过吗?

  Sophie:觉得很讨厌,如是赞美的说话就不同。

  Raymund :假如有机会让你改为不用抛头露面的绞刑或毒刑的话,你会选择
后者吗?

  Sophie:绝不会,反而主动要求公开处刑。

  Raymund :假如你上刑场的话,可以一直保持镇静吗?会不会失禁?
  Sophie:会很复杂的。一方面会羞愧,另一方面会有一种很快解脱、又贪恋
生命及希望被人欣赏长一点的心情。至于失禁,被杀前一定会控制的,人头落下就难说了。

  Raymund :假如你是被用木驴押送到刑场的话,你会怎样想呢?
  Sophie:心甘情愿,是伏法呢。骑木驴虽说是摧残女性的自尊,可是在死前
一尝被人极度侮辱亦是可以亢奋的。前题是不要太难看。

  Raymund :假如你在被押往刑场时,看到城门上挂着几颗你“姐妹们”的头
颅,你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啊,太美了,过一会我的头亦会被悬挂在上面,愿我们生生世世永
远是好姐妹。

  Raymund :在古代处斩刑的女犯在出大牢前一般会由监婆帮女犯宽衣抹身、
梳髻,假如是你的话会想些什么呢?

  Sophie:干干净净的上路当然最好,可能的话会要求给我穿上较美丽的亵衣
前赴刑场,到了那里才剥掉。说到梳髻,我宁愿垂发胸前受斩。

  Raymund :当差人要将你押到行刑地点时,你会不会像那些女英雄那样,大
声说“我自己会走”之类的话,然后昂首阔步地走向刑场呢?

  Sophie:不会,破坏形象。我会勇敢、平静的去死。

  Raymund :过去为了防止一些胆小的犯人腿软,刑场上还会准备一些“树桩”,
方便犯人把头枕上去;还有就是让犯人跪着绑在一支固定的木桩上。你会不会选择这两种呢?还是就直接跪着就斩?

  Sophie:直接跪着就斩最好……。绑在木楮亦可接受。头断了身体仍直直的,
很刚烈。

  Raymund :假如你在上刑场之前受过严刑拷打,身上留有不少伤痕,那你会
不会要求和衣就刑呢?

  Sophie:如果被打得皮开肉绽,我想是会的,最少把那伤口遮掩一下。
  Raymund :假如负责送你上路的刽子手是彼此都认识的人,你会对他说些什
么呢?

  Sophie:原来是你,也是缘份吧,就劳烦你了。

  Raymund :你喜欢什么样的死刑?

  Sophie:斩首、十字架刑(虽然会很痛苦,可是裸体会被欣赏久一些)、枪
决(只轰胸脯,不要打头)都可以。

  不大喜欢绞刑(但不抗拒)。

  凌迟很怕,可是会接受。

  毒针不行,最讨厌电椅。

  [2007/05/12]裸形处决访问录II [折叠]

  自从上次成功地采访了好朋友的爱人后,一时头脑发热,希望能多采访几位女性,看看不同性格,不同的人对同一样的问题会有怎么样的看法。然而事情却没想像中这般顺利,征求了几位熟人的同意时均遭婉拒。冷静下来想想这也是意料中事,毕竟要女性来回 答这些带羞辱暗示性的问题实在是勉为其难,于是便打算作罢。

  近日和NANA在谈论一些关于历史的话题时,不知不觉间便谈到了古代刑法。这时我心中一激灵,便提出了关于“裸形处决”访问的邀请,没想到几天前还婉拒的NANA竟同意接受采访,呵呵,真个“有心栽花花不开”呢。

  同样的,涉及到私隐等问题我作了删除或修改,对话的顺序也作了相应的整理,在保证原汁原味的同时方便读者阅读。在这里再次向NANA说声谢谢,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多多原谅。

  Diablo:作为女性,你怎样看中国古代的“裸形处决”?

  NANA:是国人变态吧,呵呵。

  Diablo:感到讨厌吧?

  NANA:大概是在古代封建礼教束缚下,很难见到女人的裸体,所以趁女人违法时过一下眼瘾吧。我是这样认为的。

  Diablo:假如你身处现场看到女犯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NANA:可能想不出来什么的,如果女犯身材好、长得漂亮我还会看一看的。
  NANA:有没有帅哥被裸杀呀?嘻嘻 .

  Diablo:晕……,那么假如是男的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NANA:那个男犯一定要有大卫的身材、要有普罗米修斯的魄力、要有阿喀琉斯的斗志、最次也要有赫克托耳的雄威,他一定要大气磅薄,,视死如归。我会上去吻他的,用女性的温情给他最后一个关爱。

  Diablo:这是我见过最夸张的答案了…… .

  NANA:夸张?我不觉得,如果不是这样,柱子上绑一个猥琐男,我会反胃哦。

  Diablo:假如你是准备受刑的女犯,你对于围观的男性有什么看法呢?
  NANA:怎么说呢?如果围观的都是一些白痴一样的男人,浊劣不堪,那我可太倒霉了。

  Diablo:如果你是秋瑾的话,你会不会提出和衣受刑呢?

  NANA:秋瑾有两个仔伢子,如果我也这样的话可能会提出和衣而死的。
  Diablo: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母亲被光着身子砍头,对吧?

  NANA:对。

  NANA:对了,为什么秋瑾要提出和衣而死呢?是不是怕刽子手看见美丽的胴体而手软,下刀不准呢?我看过秋瑾的相片,长得可以啊。

  Diablo:这恐怕要问她本人了,我个人认为秋瑾毕竟是封建王朝过来的人,
虽说思想先进,但多少都会受当时思想的影响。再说就算是现代,作为一个女性,在人们面前赤着上身总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所以才会提出的。假如不被允许,估计她心里会有点难受的。

  NANA:对于辱尸一事,也是我郁闷之所在。在清代时,西洋诸国已在文明的海洋里畅游了,国人却在愚昧无知的泥淖中沉浮,在自欺欺人中裹足不前。
  Diablo:唔,是呢。

  Diablo:你觉得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着斩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在刀落
下之前会想些什么呢?

  NANA:说实话能想什么呢,只怕是自己在这么年青时死掉不甘心吧。
  Diablo:那么知道自己被斩首后将会曝尸,头颅也会被悬挂起来示众,你会
想些什么呢?

  NANA:幸亏我长得不算太丑,不然可对不起那些观众了,呵呵。

  Diablo:临刑前你会说些什么话呢?

  NANA:什么也不会说吧,也许会给帅哥刽子手一个吻吧。

  Diablo:哦,如果你碰到一个出道不久,才十六七岁的刽子手,你会对他说
什么呢?

  NANA:太小了,才十六七岁?未成年人,让个成熟一点的上来!!!
  NANA:会说什么呢?说:小弟弟?你今年几岁了?怕吗?你看姐姐美吗?要是美的话,别砍我的头了,就在姐姐的小肚子上捅一刀得了,呵呵。

  Diablo:呵呵。

  Diablo:联想到斩首后全身的血都会从脖子里喷出,会不会觉得恶心呢?
  NANA:这个不会,我会觉得很惨烈的。

  Diablo:假如你和几位“姐妹”一起被处刑,当你看到她们一个一个地被斩
首,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那么你会想些什么呢?

  NANA:可能会有一点恐惧。

  Diablo:假如你在刑场中候斩时,看到围观者中还有些小孩在看,你会想些
什么呢?会不会觉得在小孩面前光着身子有点不自在?

  NANA:顾不上这些了吧。还让小孩子看这个?他家里人呢?怎不看着点?
  Diablo:如果在刑场上有亲人或朋友为你“送行”,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NANA:安慰他们吧,也不清楚。

  Diablo:你上刑场时会不会保持镇静呢?游街时看着周围的人对着你的裸体
指指点点的会不会觉得难过?

  NANA:也许我会唱歌,但绝不会委顿下去的。至于说周围的人对我的指点?不会难过,他们也许平时很难见到老婆之外的裸体女人,那就给他们这个机会吧。
  Diablo:那你怎么看那些朝你丢东西的人?

  NANA:这些人都是无耻之徒,我与他们无冤无仇、素昧平生。这样对我,如果我一旦得救,会先拿他们开刀。

  Diablo:假如你在押往刑场时,看到城门上挂着几颗你“姐妹”们的头颅,
你会想些什么呢?

  NANA:会一时心酸,可能是自己领导不力,殃及姐妹,难过。

  Dia blo:如果你被判凌迟或车裂的话,你会想些什么呢?

  NANA:严重不喜!!!!!!!!死得一踏糊涂,我会先行自杀。
  Diablo:那么其它的裸形处决像腰斩、剥皮、剖心的你都不喜欢了?
  NANA:不喜不喜不喜!

  NANA:腰斩还行,唯一可选的了。

  Diablo:假如你被全裸斩首的话,你觉得可以接受吗?

  NANA:接受倒是能接受,因为剖腹也可能得裸身。

  Diablo:那么坐木驴去刑场也能接受吗?

  NANA:不接受。

  Diablo:你好像比较喜欢剖腹刑呢,不过行刑过程会比较痛苦的说,不像斩
首那样干净利落。

  NANA:喜欢剖腹刑,但只喜剖开小腹,那样会死得很爽。

  Diablo:过程比较痛苦呢,死亡的恐惧也会比较强烈啊。

  NANA:没关系的,我喜欢,如果非死不可我就选择剖小腹,慢慢死去,唯美地死去。

  Diablo:假如你剖腹的话需不需要“介错”呢?

  NANA:不要介错,那是懦夫的行为。尽管我是女孩子,但也不要介错。
  Diablo:现代的枪决你也不喜欢?

  NANA:不喜,除非枪击小肚子,打乳房也行,就不让爆头。

  Diablo:你喜欢枪打乳房?那么凌迟时割乳房呢?

  NANA:那不行,感觉不一样。割乳房只是痛得要命,枪击会不同吧,子弹打中乳头的一刹那会有刺激的,尽管实际情况没人知道,也许我只是YY吧,我在瞎说,嘻嘻。

  Diablo:假如有机会让你选择不用抛头露面的死刑,像绞刑毒刑之类的,你
会选吗?

  NANA:绞刑可以接受,尽管也不喜。吃毒药,呵呵,还是免了吧。
  Diablo:你对“人血馒头”,还有围观者割尸体上的肉之类的事情你怎样看?

  NANA:这个讨厌,不过啖血食肉如果真能治病,那就随老百姓吧,也是我的一件功德。

  NANA:还要吃我,哼!

  NANA:不过想一想,吃了也没什么的,在古代的原始宗教中,我这样是得了永生。

  Diablo:你怎样看裸杖?这种不是死刑,受刑后你会不会觉得没面目见人?

  NANA:那当然是没面子了。

  Diablo:会不会自尽?

  NANA:不会自尽的,我会复仇。

  Diablo:你怎样看裸身拷打呢?

  NANA:要轻点打,别打得遍体鳞伤。这样不好,我身上可连一点小疤都没有呢。

  Diablo:假如你和**(NANA的一位好友)一起上刑场会怎样呢?
  NANA:并屠双美啊,呵呵,我俩会手挽手共赴难。

  Diablo:手都被绑着了,怎挽呢?呵呵。

  NANA:肩并肩,我俩的个儿差不多,只是我瘦点,**胖点。

  Diablo:假如刽子手先砍**,看着她人头落地会觉得难过吧?
  NANA:会难过死的,我会先要求砍我的,以免看见**先死难过。
  Diablo:那么**就会难过了。

  NANA:没办法,最好是让我们自己选择。

  Diablo:采访就到此为止吧,谢谢你哦。

  NANA:不谢,呵呵。挺好玩的,亏你能想出这些来,有趣。

  [2007/05/03]裸形处决访问录 [折叠]

  了解女性对中国古代“裸形处决”的看法与心态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但基于一些实际情况这一构想一直得不到实现。然而,这一次很幸运得到一位好朋友的爱人愿意接受我的采访,由于时间的关系,整个采访分了几次才得以完成,另外考虑到“私隐”问题,我对个别对话进行了删除和修改,总体仍是原汁原味的。尽管这个采访录只是“一家之辞”,但我认为这也代表了一部分女性对“裸形处决”的看法,至于意义是否重大那就见仁见智了。不管怎样,很感谢那位好朋友和嫂子对我的帮助与支持,谢谢!

  Diablo:作为女性,你是怎样看古代的“裸形处决”的呢?

  嫂子:死都死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可能羞耻感会强一些,也会联想到自己被那样处决????我没细想过,可能是这样吧。

  Diablo:还联想过啊?

  嫂子:看过类似的东西不可能不联想,大概男女不同吧。

  Diablo:确实,以前我从没想过这种事情,因为电视电影上也不可能还原这
种场景。

  嫂子:男人怎样想的我不清楚,大概与欣赏女裸差不多?我作为女性,会像其他女性那样产生自己就是那被裸杀女犯的联想。

  Diablo:心里会产生厌恶吧?

  嫂子:这个不好说,很复杂,羞耻感会强一些,好象不太讨厌。貌似兴奋地说。

  Diablo:貌似兴奋?

  嫂子:很模糊 .

  Diablo:虽说死都死了,但相信大多数女性都不会希望自己光着身子受刑。

  嫂子:是这样,裸身是对女性的一种侮辱。

  嫂子:古代也好,民国也好,杀女犯时看客们的男女比例是差不多的。
  Diablo:假如你身处现场看到女犯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嫂子:猎奇、恐惧、兴奋、羞耻、会联想到这个被裸杀的女犯是自己,还有一点,呵呵,不好意思说了。

  Diablo:会联想到自己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跪在刑场上,刽子手的刀快要
落下时的感觉吧?我想应该会很 复杂的,呵呵。

  嫂子:很复杂的,有些感觉是难以启齿的。

  嫂子:如果自己身材过得去的说,好象都有这样的感觉,就象美貌的人爱上街一样吧。

  Diablo:假如你是准备受刑的女犯,你对于围观的男性有什么看法呢?
  嫂子:这个啊,不是很清楚。很矛盾的说。

  Diablo:你认为他们是可怜的?悲哀的?无耻的?还是什么?

  嫂子: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里有一个被忽视了的“看客文化”。我很讨厌这种看客文化。

  Diablo:这样啊,那么如果你是秋瑾的话,你会不会提出和衣受刑呢?
  嫂子:我作为一个女性被裸身受刑,如果看的人多,我会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满足感与兴奋感。从目前来说,我还不算老,不算难看,对自己的身材与容貌有足够的信心,所以,死之前能这样在公众面前展示自己,尽管难为情,也许不会提出和衣受刑的,这是现代人的想法,不知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我会怎样想。我只是说如果我现在被这样行刑的情况。

  Diablo:那如果你是杨开慧的话,你会选择斩首还是枪决呢?

  嫂子:两种可能都会,但我决不会选择凌迟的。

  Diablo:假如你被判凌迟的话,那是不是会设法在此之前自尽呢?
  嫂子:是的,一定会先自尽的。

  嫂子:甚至剖腹开膛都可以,碎剐凌迟不行,这样死得不唯美 .

  Diablo:那么斩首呢?

  嫂子:这个也不错,只是身首分离,不破坏美感。

  Diablo:那你觉得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着斩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在
刀落下之前会想些什么呢?

  嫂子:呵呵,这个不好说,真心话是在刀落下之前我仍盼望有奇迹出现——有英雄来救美。

  嫂子:没有人心甘情愿去死的,除非她不想活了。

  Diablo:那么知道斩首后自己将被曝尸,头颅也会被悬挂起来示众,你会怎
样想呢?

  嫂子:不好意思地说,那也算是艳尸呢,在男人看来应该是吧。如果能那样做,我会想,我的美能够廷续几日,而男人们怀着各种心态观看,哦也……不错的,但天气不要太热,暴尸时间也不要太长了,免得腐败。

  Diablo:这样看来你临刑前会比较从容呢,算是女英雄吧。那么临刑前你会
说些什么话或向监斩官提出什么要求呢?

  嫂子:不要伤到我的脸————我只会提出这个要求的,因为别的要求不太可能实现,只要他是男人,我想我这个要求会得到满足的。

  Diablo:过去某些地方还有吃血馒和人肉的恶习,如果你知道你的鲜血会用
来做“人血馒头”,尸体上的肉还会被人割下来吃,你会怎样想呢?

  嫂子:没有浪费,还行。但别吃我的头,身体其它部位都可以吃。

  Diablo:呵呵,头被挂起来了,想吃也吃不了。

  嫂子:这样就好。不仅我有这样的想法,好象很多女人都有这样的怪想法,只要她长得还算过得去。

  Diablo:你如何看裸身拷打之类的?

  嫂子:只要不打得皮开肉绽就行。会感到极度地羞耻的。

  Diablo:在狱中可能会遇到的强奸呢?

  嫂子:也许会盼望立即死掉,也许会在死前,呵呵——我不好说了,你能领会就行了,这怎么好说出口呢,呵呵。

  Diablo:你如何看待古代的裸杖呢,这并不是死刑,你受刑时和受刑后会怎
样想呢?

  嫂子:如果不是死刑的话,不能接受这样的耻辱。因为以后还要生活。
  Diablo:有一本名叫《堕落》的书说过这样一件事,被拷问者如果被脱光了
衣服,在心理上会有一种什么都隐瞒不住的感觉,因此就不易保守秘密,你觉得是这样吗?

  嫂子:是这样,因为想把这样的拷问尽快结束。

  Diablo:宁愿屈辱地死也不愿屈辱地受折磨,对吧?

  嫂子:对,因为屈辱地死了,死了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活着不一样。
  Diablo:其实斩首也挺血腥的,断头后全身的血都会从脖子里喷出,你不觉
得怕吗?

  嫂子:这没什么可怕的。挺血腥的倒是。

  Diablo:以前有不少是集体行刑的,比如说你和其他姐妹一起被处刑,当你
看到她们一个一个地被斩首,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这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嫂子:害怕,兴奋!!!!

  嫂子:很复杂的。

  Diablo:假如你在刑场中候斩时,看到周围还有些小孩在看,你会想些什么
呢?你会不会觉得在小孩面前光着身子有点不自在?

  嫂子:这可就不好了,怎么可以让孩子看到这些呢。这样血腥的场面,不要说我是裸身的,就是不裸也不行。

  嫂子:会难过的,不自在是肯定的。

  Diablo:古代的刽子手一般都是家传的,如果资质好的,通常十六七岁就会
开始在刑场上的工作。如果“待候”你的就是这样的一位少年,那你会不会感觉不自在呢?

  嫂子:那样的话就不会了,古代十六七岁可以成家了。

  Diablo:可是光着身子跪在一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子面前,感觉是不是有
点怪怪的?

  嫂子:如果他已懂“人事”,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也不会有什么的,反而会为有一个少年送我上路而感到欣慰。

  Diablo:哦?为什么呢?

  嫂子:这一点很模糊。但如果是一个粗蠢的劣汉,我会感到很遗 憾的。
  Diablo:那如果送你上路的真是这种人那你该怎么办呢?

  嫂子:呵呵,那我可冤死了,不会这样惨吧。

  Diablo:假如你正被押往行刑地点时,看见正在等候的是一位十六七的年轻
刽子手,你会不会想对他说点什么呢?

  嫂子:但愿我这时还没有被死的恐惧笼罩。

  嫂子:也许我会挑逗他,呵呵,如果这时我能保持镇定的说。

  Diablo:哈哈,你会怎样挑逗他呢?说不定他会脸红哦。

  嫂子:我就是想看一看他脸红的样子,一个已成熟尚未经人事的少年。
  Diablo:这样可不妙哦,万一他手软,一刀砍不下你的头,痛苦的可是你自
己哦。

  嫂子:不会这样吧?那样他会怕我遭受更多的痛苦,也许会利索地一刀下去的。

  Diablo:之后你的头颅就成了他的“战利品”了,按惯例他会提起你的头高
举着向围观者展示的。

  Diablo:你会不会“高兴”地成为他的战利品?

  嫂子:会“高兴”的,呵呵。

  Diablo:高兴能用自己的头和鲜血增加他的“工作经验”吗?你心地真好呢。

  嫂子:也只好这样了,不这样还能怎样呢?

  Diablo:呵呵,这倒也是,毕竟这已经不是你能左右的了。

  嫂子:是呀 .

  Diablo:如果在刑场上有朋友或亲人为你“送行”,你会对他们说什么呢?

  嫂子:我想这时我的亲人恐怕受不了这种场面,不会为我送行的。就是来送行,也不会观看我活生生地被斩首的。

  嫂子:好象没有这样的例子,只是在行刑前一天,与亲人见面而已。

  Diablo:确实。那么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嫂子:好象只会哭了吧。也有可能对他们做一些无用的安慰。

  Diablo:呵呵,那么朋友呢?

  嫂子:对朋友们,可能也会这样。

  Diablo:你上刑场前会比较镇静吧?“最后的早餐”吃得下吧?
  嫂子:应该吃不下的。

  Diablo:游街的过程中,众人对着你的裸体指指点点的会觉得难过吗?甚至
可能会有人向你丢东西之类的。

  嫂子:难过不会了,只要亲人不在街上。但是朝我丢东西的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嫂子:这是国人的劣根性。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要这样污辱我。我会很恨这样的人的,呵呵。

  Diablo:假如有机会让你改为不用抛头露面的绞刑或毒刑的话,你会选择后
者吗?

  嫂子:好象不会。不会放弃最后展示自己的机会。因为我不是丑女啊,呵呵。
  Diablo:过去有些犯了淫罪的女犯或一些女土匪被处斩时连裤子也被脱掉,
也就是一丝不挂地被斩首,你觉得这样可以接受吗?

  嫂子:可以接受。

  Diablo:假如你上刑场的话,你可以一直保持镇静吗?

  嫂子:是有点难为情。

  Diablo:不会至于“失禁”吧?

  嫂子:这是一定的。

  Diablo:所以还是穿条裤子比较好呢。

  Diablo:嫂子很反感凌迟吧?那么你对于其它的裸形处决如:腰斩、车裂、
剖心、剥皮等也反感吗?

  嫂子:不但反感,而是极为讨厌、痛恨。尤其是剥皮的,这是连畜牲都干不出来的。

  Diablo:你觉得枪决如何?网上有些枪决的照片是爆头的,不会是真的吧?

  嫂子:是爆头,从后脑打入,前额射出。或可以从嘴射出,但要求受刑者先张嘴配合。

  Diablo:打心脏不行吗?

  嫂子:打心也可以,但目前暗规定是不要打心,以免增添受刑者痛苦。
  Diablo:这样的话嫂子应该讨厌枪决吧?

  嫂子:讨厌。

  Diablo:嫂子听说过木驴吧?之前说过某些女土匪和犯淫罪的妇女之所以会
被全裸斩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要坐木驴去刑场。假如你是被用木驴押送到刑场的话,你会怎样想呢?

  嫂子:听说过,这是对女性的极大的污辱。是不人道,反人类的行为。我会自尽。

  Diablo:单纯裸身游街还可以展示一下自己,但坐木驴已是一种侮辱了,对
吧?

  嫂子:对,骑木驴摧残女性的自尊。

  Diablo:假如你在被押往刑场时,看到城门上挂着几颗你“姐妹们”的头颅,
你会想些什么呢?

  嫂子:我想我的头挂在上面会比她们的好看一些,呵呵,我是胡说了。
  嫂子:会想一会儿我的头也会挂在上面了。

  Diablo:之前提过的十六七岁出道的刽子手,假如你有三十岁左右的话,想
到让这些小毛孩来砍自己的头,会不会觉得官府有点看不起自己?

  嫂子:我三十岁正好。

  嫂子:这个不会的。

  Diablo:会不会觉得好像儿子来砍老娘的头呢?而且自己还在“儿子”面前
光着身子。

  嫂子:不会的,相反对于官府让一个童男送自己上路会很欣慰的。这个与现代人的情况有关吧,如果我是古代的人,也许会有一点难堪的。

  Diablo: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刽子手都是中年左右,有一定行刑经验的,有
些人可能还会搞些小动作。

  嫂子:这个就随他了。

  Diablo:你看过我的《近现代女烈小资料》吧?大革命失败时,在一些基层
地区,刽子手比较喜欢先割去女党员的乳房后才将其斩首,你讨不讨厌这种行为?
  嫂子:这个可是讨厌的,他可以凌辱 她,不可以剪除她女性的尊严。哪怕是强奸都比这个要人道一些。

  Diablo:在古代处斩刑的女犯在出大牢前一般会由监婆帮女犯宽衣抹身、梳
髻,假如是你的话,你在这个过程中会想些什么呢?

  嫂子:不会怎样想,毕竟干净地上路,比满身污秽要好吧,在大牢里卫生条件一定会很差的。

  Diablo:不过你想到梳髻不是令你变得漂亮,而是为了方便刽子手下刀和悬
挂首级时,你会觉得很别扭吧?

  嫂子:不会。

  Diablo:会对监婆说声谢谢吧?呵呵。

  嫂子:这个会的,可能的话还会给她一点赏钱的。

  Diablo:囚车到刑场后,一般会由差人将女犯押到刑场中,你会不会像那些
女英雄那样,大声说“我自己会走”之类的话,然后昂首阔步地走向刑场呢?
  嫂子:如果理智还在的话,但也许不会大声说。

  Diablo:过去为了防止一些胆小的犯人腿软,刑场上还会准备一些“树桩”,
方便犯人把头枕上去;还有就是让犯人跪着绑在一支固定的木桩上。你会不会选择这两种呢?还是就直接跪着就斩?

  嫂子:直接跪着就斩……,因为这个时候,我无论是怕也好不怕也罢,结果是一样的,还不如爽快地赴死。

  Diablo:在候斩的那段时间,想到自己二三十年的青春就这要结束了,是不
是会有点伤感呢?

  嫂子:当然会有一点了,但我还会想——在红颜未凋时死掉,总比到鸡皮鹤发,佝偻驼背时活活老死要好一点吧,尽管这是无可奈何的事。

  Diablo:这样啊,假如你已经四五十岁了,你会不会向官府要求和衣就刑呢?

  嫂子:一定会,这就不同了。

  Diablo:假如那时你的身材还保养的不错的情况下呢?

  嫂子:情况不同,那时我的孩子也大了,怎能让她看自己母亲如此屈辱地死去呢?

  嫂子:另外还有一个年龄的问题,那时的心态也一定会和现在的不同。
  Diablo:这样说来也是女性的一种心态吧,你觉得秋瑾要求和衣就刑会不会
有这种因素呢?毕竟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嫂子:应该是有的,不然以她的容貌身材,不会要求和衣受刑的。

  嫂子:我们的年龄接近,可我的孩子还小,所以不会有她那种亲友的顾虑。
  Diablo:假如你经历了裸身游街,听尽了围观者们不堪入耳的言论,在刑场
中临刑的前一刻因某种原因而“刀下留人”,你无罪释放了,那你会不会像平常一样生活下去呢?心中会不会留下些阴影?

  嫂子:不会的,以我的心态,死里意外逃生,两世为人了,什么阴影都没有了,可以看到第二天的太阳,是个多么幸福的事啊!!!这个心情与被裸身鞭笞后释放是不一样的。

  Diablo:你很讨厌那些看客吧?想到自己的肉可能会被这些人割下来做菜,
会不会觉得恶心?

  嫂子:看客我一定会讨厌的,但自己被做成菜,不会觉得恶心的。

  嫂子:只要头完好就行了,身体随意处置吧。

  Diablo:假如你在上刑场之前受过严刑拷打,身上留有不少伤痕,那你会不
会要求和衣就刑呢?

  嫂子:如果皮开肉绽的,我想是会的。

  嫂子:因为我是这样想的,我就是死,也要美丽地去死,让人惋惜,让人喈叹。

  Diablo:假如负责送你上路的刽子手是彼此都认识的人,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呢?

  嫂子:也许会说,“要砍得利索一些哦,不然我可不干”,呵呵。

  Diablo:看来中国历代这么多死刑,还是斩首比较适合你呢。

  嫂子:斩首是没有痛苦的,只要刽子手的刀法精准。而且死后也不会破坏美感,虽说身首分离。比枪决爆头好多了。

  Diablo:看得出嫂子的性格应该很爽直,死也要够痛快,对吧?
  嫂子:是啊,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今天。

  Diablo:打扰嫂子好几天了,真不好意思呢,再一次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嫂子:不谢。

  周日 1月 18 , 2009 11:07 pm

  艾森伯克曼

  注册:周四 11 月 13 , 2008 11:48 pm 帖子: 127

---------

  Re:裸形处决访问录(转帖)

  [2007/10/09]

  裸形处决访问录VIII

  近日访问了一位月水社的MM,和布依MM一样是一位作家,只是题材的选择有所不同:近期忙于工作,很少再去搜集什么新的资料,博上的更新速度也减慢了。放上新的访问录权当交差,还请各位继续支持……。

  Diablo:作为女性,你怎样看裸形处决呢?

  小仙:首先这是一件很屈辱的事情。

  Diablo:接着呢?

  小仙:没有具体的内容我又不会回答了。

  Diablo:……。

  Diablo:假如你身处现场看到女犯被裸身斩首或凌迟,你会怎样想呢?
  小仙:我觉得很有意思。

  Diablo:有意思?

  小仙:是的。我喜欢犯人受刑的惨叫,相应而言,前者的趣味性要少一点,不过裸身与否,并不是很重要。

  Diablo:你喜欢看女犯被凌迟时发出的惨叫声?

  小仙:恩。

  Diablo:你自己也是女的呢。

  小仙:我喜欢幻想凌虐同性。

  Diablo:如果亲眼看到就更喜欢?

  小仙:是的, 但一直没这个机会。

  Diablo:假如你是准备受刑的女犯,你对于围观的男性有什么看法呢?
  小仙:我希望这个假如不要发生,如果发生的话,对于围观的男性我感到厌恶。

  Diablo:你喜欢看别的女人受虐,却不喜欢自己受虐?

  小仙:是的。

  Diablo:……。

  Diablo:你觉得光着身子,双手被反绑着斩首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你在刀
落下之前会想些什么呢?

  小仙:说实话我没想过这种问题,如果说感觉嘛,多少是有一点恐怖的……。因为不知道刀什么时候会落下来。想些什么?如果是我的话,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了。

  Diablo:光着身子就斩,会不会有种特别的感觉?

  小仙:如果是在途中,可能会觉得很耻辱吧。不过我觉得,将死的人已经对这些不是很在乎了,耻辱是保留活着的希望的人才有的东西。

  Diablo:如果你是秋瑾的话,你会不会提出和衣受刑呢?

  小仙:如果是我……我也会吧

  Diablo:不想裸身示众?

  小仙:怎么说呢……,同等条件是这样的,不过如果这样可以从凌迟改斩首的话,也无所谓。

  Diablo:秋瑾就是被斩首的啊。

  小仙:我说的是,如果裸杀能减轻痛苦的话,无所谓。同等条件,当然还是穿着衣服好些。

  Diablo:呵呵。

  Diablo:如果你是杨开慧的话,你会选择斩首还是枪决呢?

  小仙:我选枪决。

  Diablo:你觉得枪决比斩首要好吗?

  小仙:是啊。不过如果是旁观的话,斩首更好玩。据说枪决死得比较快。
  Diablo:你喜欢看斩首,但不喜欢自己被斩?

  小仙:观众的心理和被杀者的心理可能不一样。你理解么?

  Diablo:呵呵。

  Diablo:假如你被判凌迟的话,会不会设法在此之前自尽呢?

  小仙:会。如果我是执行者,即使自尽的人,死后我也会把她凌迟,这就是区别。

  Diablo:知道斩首后自己将被曝尸,头颅也会被悬挂起来示众,你会怎样想
呢?

  小仙:无奈,但也没什么好想的了,既然被处决,这个可能不可避免,起码我自己没有太多的死后幻想。

  Diablo:临刑前你会说些什么话或向监斩官提出什么要求呢?

  小仙:快点杀吧。除此之外……没什么要求。

  Diablo:过去某些地方还有吃血馒和人肉的恶习,如果你知道你的鲜血会用
来做“人血馒头”,尸体上的肉还会被人割下来吃,你会怎样想呢?

  小仙:……。很讨厌这些人,不过还是没什么办法。反正已经死了,不计较那么多了……。

  Diablo:以前有不少是集体行刑的,比如说你和其他姐妹一起被处刑,当你
看到她们一个一个地被斩首,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这时你会想些什么呢?
  小仙:我不会看。想什么?……怎么不第一个杀我啊……?那时候肯定没有欣赏斩首的心情了。平时可能觉得很有意思吧。

  Diablo:假如你在刑场中候斩时,看到周围还有些小孩在看,你会想些什么
呢?你会不会觉得在小孩面前光着身子有点不自在?

  小仙:无所谓,小孩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Diablo:古代的刽子手一般都是家传的,如果资质好的,通常十六七岁就会
开始在刑场上的工作。如果“待候”你的就是这样的一位少年,那你会不会感觉不自在呢?

  小仙:会。

  Diablo:有什么样的感觉?

  小仙:有点难堪吧,……死在一个小鬼手里。

  Diablo:假如你正被押往行刑地点时,看见正在等候的是一位十六七的年轻
刽子手,你会不会想对他说点什么呢

  小仙:积点阴德,刀下得准点,稳准狠快。

  Diablo:想到行刑后会被这个小鬼提着你的头向四周“炫耀”,会不会觉得
难过?说不定一只脚还踏在你赤裸的身躯上。

  小仙:会啊。

  Diablo:游街的过程中,众人对着你的裸体指指点点的会觉得难过吗?对那
些向你丢东西的人会觉得讨厌吗?

  小仙:我想杀掉这些人。

  Diablo:过去有些犯了淫罪的女犯或一些女土匪被处斩时连裤子也被脱掉,
也就是一丝不挂地被斩首。假如你是她们的话,会觉得怎样呢?

  小仙:和前面的感觉……差不多。

  Diablo:对女性而言,如果连乳房都露出来的话,那么半裸跟全裸区别已不
大了,对吧?

  小仙:是啊。您问得还真直接。

  Diablo:假如官府用木驴来押送你上刑场,你会接受吗?

  小仙:当然不会,前提是这个反对有效。

  Diablo:假如你在被押往刑场时,看到城门上挂着几颗你“姐妹们”的头颅,
你会想些什么呢?

  小仙:没什么想法,……无非是一会儿大家都一样了。

  Diablo:会有一种很特别的恐惧感吗?

  小仙:应该会吧,但也就是死亡的恐惧而已。

  Diablo:过去为了防止一些胆小的犯人腿软,刑场上还会准备一些“树桩”,
方便犯人把头枕上去;还有就是让犯人跪着绑在一支固定的木桩上。你会不会选择这两种呢?还是就直接跪着就斩?

  小仙:第一种。

  Diablo:为什么?

  小仙:省事。

  Diablo:假如负责送你上路的刽子手是彼此都认 识的人,你会对他说些什么
呢?

  小仙:不说话。

  Diablo:眼色也不打?

  小仙:看看好了。

  Diablo:虽说彼此相识,但他也许没见过你的裸体,会不会有点难为情呢?

  小仙:会吧。

  Diablo:让他来砍下自己的头,你会有什么想法?

  小仙:想法……,其实,让熟悉的人砍总比陌生人好些。

  Diablo:假如你被凌迟的话,你会一直忍着还是会叫出声?当你看着刽子手
把你乳房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时,除了痛苦之余会不会觉得伤心?

  小仙:当然会了。

  Diablo:假如行刑前有亲友为你送行,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小仙:走得远远的,不要看。

  Diablo:上刑场前那“最后的早餐”还吃得下吗?

  小仙:不能。

  Diablo:你怎样看那些在刑场上被处死的女英雄们?

  小仙:如果是英雄的话,她们用屈辱的死造就了一个悲剧。有没有死得很风光的呢?

  Diablo:秋瑾算得上吧,穿得整整齐齐的受刑。

  小仙:可能吧,但具体的情形我也不大知道。

  Diablo:那你怎样看廖观音呢?

  小仙:她的死法很符合我的口味。

  Diablo:裸体游街,对一般女性而言肯定是屈辱的了。

  小仙:只不过,我不认为裸形处决是最佳的屈辱。

  Diablo:你怎样看那些在刑场上被处死的女英雄们?

  小仙:很好啊,符合我的喜好。

  Diablo:和你刚才答的不同呢。

  小仙:可能有点不一样,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因为之前那种回答可能也代表了我的喜好,只是我之前可能没有把这二者联系起来。

  Diablo:如果你身处现场是不是会很兴奋?

  小仙:不能叫兴奋吧,可能会觉得有些“窃喜”。

  Diablo:这么血腥的场面也看得下去吗?

  小仙:有什么的,只是看而已,又不是亲自动手杀人。我没实际看过,只是想起来觉得很好。

  Diablo:呵呵。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