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亂倫—家庭性福

東面:家里的誘惑

  清早起來,俺睡眼惺忪的走進洗手間,正準備洗臉之際,頭頂碰到一些布料之類的東西,不其然將它一手抓下來,由於沒帶眼鏡的關系,本能地拿近面前一臭,突然一陣幽香撲鼻,心神一陣迷亂…

  清醒過來仔細看清楚,頓時雙眼暴張!耶!糗大了!是一個奶罩!

  可惡的姊姊!又將內衣褲四處亂挂了!一早醒來就來個奶罩幪頭,這天又不知要觸什麽楣頭的了!

  啊!忘了自我介紹。俺叫呂小風,台灣人,十三歲,身處一個自己認爲極不平凡但又可能是極爲普遍的平凡家庭。俺現在正面對一個非常困惱的家庭問題,然而世上究竟有多少人正面對著一模一樣的煩惱呢?俺並不清楚。因此心目中,這個非常困擾的問題,可能只是一個很多人都經曆過的非常普遍的日常茶飯事吧了。

  爸爸很早就已過世了,家里只有俺、媽媽和姊姊三人,媽媽叫陳小雪,四十歲,大洋行秘書;姊姊叫呂小雨,十八歲,剛出來做事,銀行文員。

  媽媽和姊姊名字相似,個性亦非常相近:無知、大懵、渴睡、心無城府、思想簡單得近乎輕度弱智,對外人害羞,但對相熟的人卻重不設防,在家里非常隨便,內衣褲四處放,平時不避嫌的只穿很少衣服四處走,有時還只穿內衣褲,完全不當俺是男生似的。

  她們二人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身材同樣非常出衆!說實話,媽媽和姊姊的相貌只是一般而已,但是一穿上束腰制服或上班套裝,再配上那誘人的黑絲襪,馬上變得婀娜多姿,再加上在家里這般德行,背心熱褲吊帶睡裙琳瑯滿目,意態撩人,有時也看得俺面紅耳赤,尴尬不已。

  俺曾經在她們面前投訴:「你們在家里不可以穿好一點、正經一點嗎?好歹俺也是一個男生來著!」

  她們先是一愣,然后相視而笑:「怕什麽?咱們是一家人來喔!小孩子說什麽男生不男生,到你長大點才說大人話吧!」跟著不理會俺的揚長而去。

  哎!媽媽和姊姊大慨沒接觸男人太久了,她們還將俺看成小孩子,卻不知道一個十三歲的男生生理上已經完全成熟,已經會有正常的生理反應了。

  當然俺要面對的家庭問題並不只是視覺上的性騷擾這麽簡單,她們還會在日常生活中不知不覺間進行性迫害!她們一回家就會常常突然撲過來擁抱俺!親吻俺!晚上一同看電視時她們會不知不覺間投懷送抱,又或將頭枕在俺大腿上;平時一同上街,她們又會親暱的繘著俺手臂,綿軟的胸脯一下一下的擠壓過來,令人血脈沸騰,有時穿著太緊身的牛仔褲幾乎連走路也成問題!

  「小風你怎麽了?身體有事嗎?」有次在街上思想單純的媽媽邊將奶子往俺臂彎猛擠,邊一臉無知的發問。

  俺苦笑著無言以對,媽媽!拜託啊!小白也該有個限度,俺可以告訴你正被自己親生母親的奶子頂得渾身火熱、肉棒高舉至走路困難嗎?

  還記起年前,俺和姊姊在家里嬉戲鬧玩,在床上打作一團,后來俺更給她一腳踢了落床,還是頭暈轉向的時候,突然聽到姊姊大叫一聲:「納命來!看本大姐的奪命鉸剪腳!」她整個人淩空飛過來,用雙腿緊鉗俺的頭!

  俺腦門受襲,立時眼前一黑,突然感到一陣異香撲面,定神一看,姊姊那被薄薄白色棉質內褲所包裹著的肥美陰屄就正正對著面門不到兩吋的距離!

  這時才醒起姊姊是穿著短裙的!面前白色內褲的正中間有一個淺淺的水印,還有一些陰毛從內褲的邊緣跑了出來!第一次這麽接近一個女生的屄穴!俺登時血氣上湧、心髒狂跳!

  「姊姊!不要這樣!俺不依呀!」大驚之下瘋狂掙扎,企圖掙脫她緊鉗著的兩腿。

  「哦?還有反抗能力?小弟真難纏!我有你罪受!」姊姊以爲俺不肯認輸,再加一把狠勁,雙腿鉗得更緊,肥美的陰屄立時壓緊俺面門!

  「唔唔……」竟然被迫隔著內褲和姊姊的嫩穴親吻!俺一時間哭笑不得!內褲微濕的部份就貼著俺嘴唇,一陣像檸檬的清香味道撲面而來,俺不期然渾身酥軟,腦里一陣暈眩…

  姊姊見俺四支軟癱,像放棄掙扎似的,就慢慢放開雙腿,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她還趾高氣揚:「嚐到我的利害了吧!」

  哎!姊姊!俺其實是嚐到你的……那…倒的確很利害!

  慘敗之后,俺板起臉孔責備她:「怎麽這樣蠻干?你好歹也是個女生來著,怎可這樣穿著裙子用雙腳鉗男生的頭?你不怕被俺看光嗎?」

  「你是我弟弟來的!怕什麽?」跟著還走到俺耳邊:「好看嗎?」然后大笑著離開。

  俺不但不及回嘴,更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來!突然感到嘴角有些東百黏著,伸手摸摸,原…原來是一條陰毛!嘔~!

  不知這些待遇大家有沒有試過,總之對俺來說,這樣的性騷擾無日無知,不過說到最驚險的,要數到去年咱們一家人到台北溫泉區渡假了。

  之前已開始擔心,因媽媽一早已說要一家人一同泡湯了!她說這樣可以增進家人感情!

  俺聞言大驚!

  「全家人一起泡?不穿衣那種?不怕嗎?那怎可以?」

  回應又是那一句:「一家人來唷!怕什麽?」

  聽到這一句后更加害怕!結果俺在戰戰兢兢下和她們一起在北投區找會館。

  然而結果恐怕要大家失望了!不像各位期待的那樣,浴池亂倫事件並沒有發生。我們逛了整天,卻找不到適合一家人男女赤裸同浴的那種,入夜時份失望的媽媽隨便在光明路找了一間提供住宿的溫泉會館下榻。

  安頓下來,咱們分道揚镖,想到竟能全身而退,不用一家人赤祼共浴,俺實在大喜過望,自個兒泡了一個水療按摩的浴池,感到心曠神怡,晚上回到自己房間,終於松一口氣,俺放下心頭大石,徐徐進入夢鄉。

  只是好景不常,夜半好夢正酣之際,突然感到被人抱擁著,大驚起來,原來是媽媽和姊姊!她們一左一右的在床上擁著俺睡覺!

  「媽媽?姊姊?怎麽回事?你們怎麽會睡在這兒的?」

  「嗯?小風?是…這樣的,你有所不知,我們的雙人房不知怎的有很多怪聲向!你知啦!飯店會館總有很多恐怖傳聞的,我們無法入睡,而且越想越怕,就過來睡啰!」媽媽睡眼惺忪起來,若無其事的回答,但意態慵懶,完全不像在害怕什麽的。

  「但你們不可睡在這里的!這不大好喲!」她們竟然要和俺一起睡覺!長夜漫漫…

  「你在啰哩啰嗦些什麽勁兒?這里也是雙人床啊!我一點也不覺擠迫唷!而且你不覺得這樣很溫馨嗎?誰叫你這麽不小心沒鎖好門?罰你不準抗議!」姊姊也醒來說話,不過她誤會了俺意思,把身子更加靠過來,抱得俺更緊!

  兩個女人緊緊的抱著俺在床上睡覺!俺感到兩團綿軟的東西緊壓在兩邊臂膀上!有男生在,她們似乎安心多了,不久竟然紛紛入睡,焯熱的氣息從兩邊不斷呼在俺頸項上!媽媽還將整條腿壓了過來!俺全身麻痺,不能動彈!

  被兩個只穿著浴袍的女體抱得緊緊,她們的奶子、纖腰、美腿全部和俺緊貼著!就算不用手去觸摸,也感覺到她們的皮膚是何等幼滑!何等充滿彈性!而且俺還全身胧罩在兩股濃郁的香氣之中!從來沒想到原來媽媽和姊姊沐浴后的體香及呼出的氣息是這樣香甜及令人興奮的!姊姊有姊姊的處女清香!媽媽有媽媽的醉人幽雅!

  受到這樣的沖激,俺的雞巴又不聽使喚的脹痛起來!最可恨的是因爲第一次離家旅行的原故,俺特地買了兩條黑色丁字內褲,心想就算有機會展露也能盡顯體態的不失禮人前。誰知在這種狀況下,原本用來耀武揚威的性感內褲卻變成了催命符–它纏得俺非常痛苦!

  俺不斷扭動身體試圖減輕痛楚,就在將身體轉向姊姊那方時,脹至無可再脹的雞巴竟然從內褲邊緣跑了出來!這時翻睡的姊姊突然不經意的踢開浴袍,一只腳翻過來!整個人像樹熊似的鉗著俺!跑了出來的雞巴就這樣被夾在姊姊軟滑的大腿內側,而俺的龜頭就輕輕頂著她的陰屄!馬眼被一些毛發搔得癢癢的,這時才感覺到原來姊姊是沒有穿內褲的!

  姊姊的奶子貼著俺胸膛,赤祼的私處被俺龜頭頂著,在只有數公分的距離下俺凝望著姊姊的俏臉,和她鼻息相聞。她雙眼緊閉,紅唇微張,從口鼻里呼出的醉人香氣直接被俺吸進體內。俺開始意識散煥,身心蕩漾,在迷糊間情不自禁的開始一下一下的挺腰,輕輕頂姊姊的處女之地!

  每頂一下,陰屄就被翻開少許,俺感覺到姊姊嫩屄的溫熱與濕潤,啊!真的很爽!很舒服!

  當龜頭陷入姊姊綿軟的肉縫時,俺突然從欲望中清醒過來,要死!俺在干什麽?那是親姊姊來啊!

  大力掙脫姊姊的束縛,強行將身體轉過來向著天花板,幸好過程沒有弄醒姊姊,成功轉身,俺也暗自松一口氣,心神甫定,才發覺自己全身都在顫抖。

  雖然俺有過人的堅定與理志,無奈天公卻要繼續爲難,還未完全平複剛才的誘惑,仍然硬挺的雞巴卻碰到一只玉手!那只手一觸碰到俺火熱堅挺的雞巴,本能地將它握住!

  回頭看看媽媽,她雙眼緊閉,呼吸平順,沒有半點醒過來的迹象,然而那的確是媽媽的手!俺急得眼淚也差點掉下來!媽媽啊!那是你兒子的雞巴喲!熟睡著的你拿著它干什麽?求求你饒恕它吧!

  試圖拿開媽媽的手,只是她一受刺激,竟然反射地握緊俺的雞巴!本能的套弄兩下!睡夢中的媽媽在爲俺打槍!俺當堂全身拉緊,束勢待發!幸好她套弄兩三下之后停了下來,否則俺必一泄如注!

  竭盡所能才免強平複思緒,不敢再打擾媽媽,俺唯有慢慢等待,靜候她自然放開它吧!除此之外已別無他法了。

  等著等著,媽媽一直也沒有放開俺,一直拿著兒子的雞巴酣睡!被一只女人的玉手握著,俺的雞巴一直維持亢奮的狀態,毫無半點軟化之意!零辰二時、三時、四時…就這樣俺被媽媽握著高舉的雞巴直至天亮!

  當窗外的天空現出魚肚白色時,媽媽仍未放手,看到天已開始放晴,俺亦已支持不住,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不知睡了多久…

  「哎喲!媽媽你看!小風他…」

  「哦唷?小雨,原來你的弟弟已經是大人來喲!你看他的小雞雞多雄偉!」

  睡得朦朦胧胧之際,俺聽到姊姊和媽媽在說話,她們已經起來了。這時俺已感到雞巴已經離開了媽媽的束縛。但是…不好!俺的雞巴仍未收好!仍然像昨晚那樣留在內褲外!而俺又只穿浴袍…

  「媽媽,爲什麽小風的雞雞會這樣利害的?這是興奮著噢!他不是仍在睡覺嗎?」

  「小雨你有所不知了!男生的雞雞早上的時候是會自然挺起的,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你將來有了男朋友后就會明白的了!只是我也想不到小風的雞雞會是如此巨大!小雨,你以后要檢點一些,不要再當他是小孩子了。」

  「不檢點又有什麽問題?咱們是兩姊弟啊!難道你認爲他會干自己姊姊嗎?怕什麽?讓我再研究研究…」

  可惡!她們竟然在討論研究俺的雞巴!

  雖然仍是閉著眼裝睡,但俺知道姊姊在近距離觀察著自己外露的雞巴,呼在雞巴上的熱氣立時把俺弄至全身發毛!再累積了她們兩母女整晚的刺激折磨,與及早上強勁的男性荷爾蒙分泌,俺再次熱血沸騰,更感到自己再一次如箭在弦!

  「不要再弄小風了!快起來洗臉吧!」媽媽說完下床到洗手間去了,只是姊姊還在欣賞著俺的雄偉。

  姊姊見媽媽不在,竟然再湊近些和俺的雞巴說話:「早晨啊!小朋友!」跟著更用手往俺雞巴拍了一下!姊姊的手指觸碰到俺龜頭,擦過馬眼,順勢掃落頸部的褶位才離開。其實整個接觸過程只在一瞬間,但對俺來說,那動作竟彷如年月!再一次被女生愛撫雞巴的感觸是前所未有的震撼!俺全身如糟電極,火熱的精液再無法自制的來個猛烈噴射!俺在姊姊面前發泄了!

  死了!死了!這次死定了!竟然在親姊姊面前射精!真是羞得無地自容了!還不知有沒有噴到姊姊臉上!這不是受個〝奪命鉸剪腳〞就能了事的!怎辦?怎辦…嗯?怎麽姊姊看到俺射精也沒反應的?悄悄睜開眼偷看,卻已不見姊姊在房里,她原來輕拍了俺雞巴一下后,望也不望就掉頭走入洗手間去了!

  姊姊原來錯過了弟弟的射精表演,真是千鈞一發!俺倒抽一口涼氣,渾身乏力的軟癱在床上。

  「哦?我的手黏著些液體,這是什麽來的?」

  這時洗手間傳來媽媽的聲音,從房內的鏡子反射,俺看到在洗手間內的媽媽看著自己的手,然后靠近鼻子來臭!

  全身又再一次亢奮,俺知道!這是昨晚俺留在她手上的東西!

  這時姊姊又八卦的拿媽媽的手來臭,這一刻兩母女爭著在臭她們兒子及弟弟分泌的味道!剛剛發泄完的雞巴又情不自禁再一次硬挺起來!

  媽媽臭了一會也不知是什麽東西,最后竟然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然后說了一句「好腥」!天呀!你怎可以吃兒子的…!?

  經過這個驚險的晚上,俺知道她們對俺的性迫害將會一步一步加劇,但俺絕不是一個愛好亂倫的人,會上自己媽媽和姊姊的人只會是禽獸不如的畜牲!俺絕不是這種人,俺會繼續努力,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多謝大家支持!

  ※※※

  西面:淫母的自白

  如果知道我這些年來經曆的人,來責罵我是禽獸不如的畜牲,我只能回答一句–我是!

  我獨個兒倚著窗台,呆呆看著外面漫天風雪,內心充滿感慨,充滿疑惑,爲何事情要弄致如此地步?眼前的紊亂飄雪,是否就是我這數年的人生寫照?又或怎至代表我這將要渡過的亂墜一生?

  悲從中來,但是卻無法流出眼淚,之前的一場哭泣彷彿已將我所有的眼淚流光了,一陣深深的歎喟后,蓦然回望睡在身邊的男人,他經過一場瘋狂的性愛后背對著我沈沈睡去,充份表現出他對我的不屑與不在乎,但回心想想,他有需要嗎?他有責任嗎?

  不!這只是我無理的要求吧了!我這種女人根本不值得別人尊重!沒有人會在乎和女婿及無數男人有染的女人!

  無錯!面前的人是我的女婿!我不值他尊重,更不值別人同情,弄致如斯田地,要付上全部責任的人是我!

  我,陸小雪,四十四歲,已婚,但和丈夫分隔兩地;全職主婦,因我一生從未工作過;我有一個女兒–沈小雨,今年二十五歲,她是我的一切寄望,同時亦代表我的所有悲哀。

  一切一切,都由七年前我和女兒移民加拿大開始…

  「小雪,你先帶小雨到加拿大,代我處理好這里的生意與物業后,馬上過來和你們團聚。」

  「風揚,我不行的!你知我一句英語也不懂,而那地方只是接近小雨就讀的大學吧了,卻不是唐人聚居的區域,人生路不熟,我一個人應付不來的!」

  「不要這樣,明年就是九七了,再不移民的話,之后恐怕沒有這麽容易的。而小雨也快要開學,你放心她一個人到那里生活嗎?小雪,別孩子氣,我已安排好朋友在那邊接應的了。放心吧,沒問題的,我應成你盡快過來。」

  就這樣,一個剛畢業就結婚生子,從來沒工作過,從來沒獨立過的弱女子帶著十八歲的女兒流落外地。

  丈夫果然已經安排妥當,在加拿大安頓所面對的基本問題倒也不大,只是對於連中學會考英文科也不及格的我來說,在這里生活就彷如渡日如年,和坐牢沒有兩樣。

  還記起第一年在這里過冬,女兒長時間在大學里上課,只有我一個人留在家中,整天呆呆看著落地窗外的茫茫雪景,兩行眼淚無法制止不斷落下:「天揚,你不是說這個冬天過來的嗎?你何時才會在我身邊?」

  沒有嗜好,沒有朋友,不習慣這里的生活,不習慣沒有丈夫在身邊,我在加拿大除了每天看著窗外日出日落外,伴著我的就只有眼淚和寂寞。

  「媽媽,他是我男朋友,他也是從香港來讀書的,叫Jason。」當女兒第一次帶她在這里認識的男朋友回家時,我看著眼前二十歲的高大少年,心里一陣莫名的感動!太好了!他也是香港人!他說廣東話的!他是我在加拿大認識的第一個中國朋友!

  之后小雨經常帶Jason回家陪伴我,女兒是知道媽媽寂寞的,她不介意在她們二人世界里多了我這個母親。而我亦非常疼愛Jason,尤如我的兒子一樣,可是這不過是我們兩母女的一廂情願吧了,而他卻並不是這般想。

  又是一個風雪晚上,Jason留在我家渡宿。家里多了一個男人,我心里不知怎的多了一種難以言谕的安全感,那晚我一早就入睡了,睡很很熟。

  無奈我的好夢只維持了很短時間就被打破,半夜未到,酣睡中我感到一雙手在我身上遊移,它撫弄完我的大腿,再掃過腰枝,最后停留在胸脯上不斷搓揉!我從睡夢中驚醒,嚇得六神無主,一時之間完全不知怎樣反應,不知所惜下只得假裝仍在熟睡,繼續任他爲所欲爲。

  家里只有一個男人,我當然知道他是誰!但Jason是我女兒的男友!而我更大他十多年!爲什麽他要侵犯我?爲什麽要侵犯女朋友的母親?荒亂中我感到無比羞恥!不知怎樣面對!我只希望他只是想一嘗手足之欲,撫弄個夠后就離開,說到底我也是小雨的母親,他應該不會亂來,他會放過我的。

  可是我錯了!我錯誤估計他,更錯誤估計自己!當睡衣及胸圍被解開,乳頭被他不斷吸吮時,我心里出現微妙的變化。已經有年多時間沒和丈夫相好了,一副連自己丈夫也已不屑一顧的胴體,此刻正被一個精壯少男欣賞著!我的每一寸肌膚,甚至最私人的秘穴,他也津津有味地細緻品嚐!而他更是如此貌美!如此青春!如此強壯!他告訴我,我不是人老珠黃的殘花!我仍是非常動人的女人!連少男也受我的嬌軀所誘惑!爲我的美貌所傾倒!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刻我已被他搓弄得渾身酥軟,下體更是流水潺潺,早已遺忘了的欲望與興奮此刻再次在我體內出現!告訴我這世上原來還有一種我早忽略了的人生樂趣!到這一刻,我又不想他放過我了!

  隨著他對我陰蒂的不停舔弄,高潮一個接一個的湧至,什麽尊嚴與羞恥,什麽道德與倫理漸漸灰飛煙滅,我情不自禁的擁抱他!接受他!迎合他!當他雄壯的器官連同濃烈的男性魅力挺在跟前時,我連傳統女性與輩分的基本尊嚴也甘心放下,我將它含在口里!像一只母狗似的爬在床上盡情吸吮!盡情舔食!我盡我一切能力服侍他!取悅他!

  當他進入我體內全力抽送時,我才重新確認一個男人真正所能給與一個女人的到底是什麽,被一個精壯少年一下一下瘋狂抽插,下下直入子宮里頭,每個感觸也直入心肺,這才是性交!這才是做愛!這才是真正的人生意義!回想起來,在之前的二十年婚姻里丈夫對我所做的是什麽?這些年來的到底算不算是做愛?那究竟算是什麽?

  Jason不斷將我翻來覆去,用不同角度與姿勢來欣賞我!享受我!我不理面前的是一個小我十多年的小子,像奴隸般唯命是從的接受他駕馭擺布,最后在極樂的高潮中讓他在我體內發泄,我感到子宮與陰道通通被他的精液所灌滿,令我第一次領略到一個男人所能給與我的最高喜悅與滿足!感受到男性精華在體內的鼓動,才明白到能夠被男人在體內播種的女人,才能算是一個真正的女人!

  第二朝醒來,身邊的男人已經離去,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致電丈夫:「風揚,你究竟何時才過來?我很需要你!」

  「幾十歲人說什麽傻話!你不覺肉麻的嗎?不說了,我現在很忙!~」

  丈夫的冷漠與決絕,正好粉碎我心里的內疚,放下電話,我已確信昨晚的所作所爲並沒有錯!

  而小雨也知道我寂寞,她會原諒我的,一定會!我相信…

  我和她男友只是肉體上的互相慰藉,當中不含感情成份,所以她不用介意,此事與她無關!

  她不定不會介意的!我相信…